當前位置: 首頁 > 校園文化 > 文學薈萃

字體: [ ]

我的空中樓閣

發布日期:2022-02-28瀏覽量:

我的空中樓閣

李樂薇

山如眉黛,小屋恰似眉梢的痣一點。

十分清新,十分自然,我的小屋玲瓏地立于山脊一個柔和的角度上。

世界上有很多已經很美的東西,還需要一些點綴,山也是。小屋的出現,點破了山的寂寞,增加了風景的內容。山上有了小屋,好比一望無際的水面飄過一片風帆,遼闊無邊的天空掠過一只飛雁,是單純的底色上一點靈動的色彩,是山川美景中的一點生氣,一點情調。

小屋點綴了山,什么來點綴小屋呢?那是樹!

山上有一片純綠色的無花樹?;ㄊ敲利惖?,樹的美麗也不遜于花?;ê帽热说拿纨?,樹好比人的姿態。樹的美在于姿勢的清健或挺拔、苗條或婀娜,在于活力,在于精神!

有了這許多樹,小屋就有了許多特點。樹總是輕輕搖動著。樹的動,顯出小屋的靜;樹的高大,顯出小屋的小巧。而小屋的別致出色,乃是由于滿山皆樹,為小屋布置了一個美妙的綠的背景。

小屋后面有一棵高過屋頂的大樹,細而密的枝葉伸展在小屋的上面,美而濃的樹葫把小屋籠罩起來。這棵樹使小屋給予人另一種印象,使小屋顯得含蓄而有風度。

換個角度,近看改為遠觀,小屋卻又變換位置,出現在另一些樹的上面。這個角度是遠遠地站在山下看。首先看到的是小屋前面的樹,那些樹把小屋遮掩了,只在樹與樹之間露出一些建筑的線條,一角活潑翹起的屋檐,一排整齊的圖案式的屋瓦。一片藍,那是墻;一片白,那是窗。我的小屋在樹與樹之間若隱若現,凌空而起,姿態翩然。本質上,它是一幢房屋:形勢上,卻像鳥一樣,蝶一樣,憩于枝頭,輕靈而自由!

小屋之小,是受了土地的限制。論“領土”,只有有限的一點。在有限的上地上,房屋比上地小,花園比房屋小,花園中的路又比花園小,這條小路是我袖珍型的花園的大道,和“領土”相對的是“領空”,論“領空”卻又是無限的,足以舉目千里,足以俯仰天地,左顧有山外青山,右盼有綠野阡陌。適于心靈散步,眼睛旅行,也就是古人說的游目騁懷。這個無限大的“領空”,是我開放性的院子。

有形的圍墻圍住一些花。有紫藤、月季、喇叭花、圣誕紅之類。天地相連的那一道弧線,是另一重無形的圍墻,也圍住一些花,那些花有朵狀,有片狀,有紅,有白,有絢爛,也有飄落。也許那是上帝玩賞的牡丹或芍藥,我們叫它云或霞。

空氣在山上特別清新,清新的空氣使我覺得呼吸的都是香!

光線以明亮為好,小屋的光線是明亮的,因為屋雖小,窗很多。例外的只有破曉或人暮,那時山上只有一片微光,一片柔靜,一片寧謐。小屋在山的懷抱中猶如在花蕊中一般,慢慢地花蕊綻開了一些,好像層山后退了一些。山是不動的,那是光線加強了,是早晨來到了山中。當花瓣微微收攏,那就是夜晚來臨了。小屋的光線既富于科學的時間性,也富于浪漫的文學性。

山上的環境是獨立的,安靜的。身在小屋享受著人間清福,享受著充足的睡眠,以及一天一個美夢。

出入的交通要道,是一條類似蘇花公路的山路,一邊傍山,一邊綿連稻浪起伏起伏的綠海和那高高的山坡。山路和山坡不便于行車,然而便于我行走。我出外,小屋是我快樂的起點;我歸來,小屋是我幸福的終點。往返于快樂與幸福之間,哪兒還有不好走的路呢?我只覺得出外時身輕如飛,山路自動地后退;歸來時帶幾分雀躍的心情,一跳一跳就跳過了那些山坡。我替山坡起了個名字,叫幸福階梯,山路被我喚做空中走廊!

我把一切應用的東西當做藝術,我生活中的第一件藝術品──就是小屋,白天它是清晰的,夜晚它是朦朧的。每個夜幕深垂的晚上,山下亮起燦爛的萬家燈火,山上閃出疏落的燈光。山下的燈把黑暗照亮了,山上的燈把黑暗照淡了,淡如煙,淡如霧,山也虛無。樹也縹緲。小屋迷于霧失樓臺的情景中,它不再是清晰的小屋,而是煙霧之中、星點之下、月影之側的空中樓閣!

這座空中樓閣占了地利之便,可以省去許多室內設計和其他的裝飾。

雖不養鳥,每天早晨有鳥語盈耳。

無需掛畫,門外有幅巨畫──名叫自然。 


上一篇:荷塘月色
下一篇:眼前的時光

大逼毛